怀来县沙城中学---学生优秀文章(品鉴)

2015年09月29日11:15
来源:沙城人
字号:
文章摘要:读书使人充实,讨论使人机智,笔记使人准确……读史使人明智,读诗使人灵秀,数学使人周密,科学使人深刻,伦理使人庄重,逻辑修辞使人善辩。凡有所学,皆成性格。 ———— (英国)培根.....

  春暖花开

  400班 刘春柳

怀来县沙城中学---学生优秀文章(品鉴)

  春暖花开,这是我的世界,每次怒放,都是心中喷发的爱,风儿吹来,是我和天空的对白,其实幸福,一直与我们同在。

  人的一生有许许多多的经历,在这些经历中又有不同的体验,对于不同的体验有着不同的体会。“死”是什么?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认知,有人很避讳,有人挂在嘴边作为口头禅,对于我来说这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,我也很模糊,直到去年,我从她,一个我离不开的人的身上才体会到了它的含义。

  小时候,我和她生活在一起,那时的她很高很美。她总是在厨房忙碌着,手中的活总也干不完,她用筷子搅动着碗里的鸡蛋,还不时地抬头望望已熟睡的我,有时过来摸摸我的头,并帮我把被子掖好,在我的梦中,她在笑。等我醒来,便问我,是不是饿了?并把早已做好的美食放在我的面前,她用勺子喂我还不时地说,小心烫,慢点吃。她也常常给我哼唱那古老的歌谣,让我躺在她的怀里慢慢进入梦乡,“月亮慢慢爬上来了……”那时,我离不开她。

  初中的时候,她住在我的家中,还是那么忙,她帮我整理房间,熟练地系上围裙,为我做她拿手的好菜,该去学校的时候,她一边帮我戴上帽子一边嘱咐我:慢点骑车,注意安全。在我上学时,她也要站在门口送我离开直到远去。在我回来时,也总会看到她出来迎我,帮我拿下肩上的书包,我向她提出了要求,我要她一直在我的身边。那时,我离不开她。

  高中的时候,我该去外地念书,我去向她告别,那时我有一点害怕,因为她年纪已大,我好怕我再回去,会看不到她。我在她那里待了好长时间,走时我回过头,我发现她在偷偷擦泪,不小心碰到了口袋鼓鼓的,我发现里面不知何时多了一些钱,我知道那是她牵挂我的心意,我也明白,我离不开她。

  终于放假了,我内心充满着喜悦,但是我却得到了她生病的消息,我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。哥哥问我是不是很怕她死,“死”这个字让我听得那么刺耳,我哭了,心里好痛。去看她时发现她已变了样,如今的她又矮又瘦,我凑近她,她是那么地瘦弱,她用她瘦弱的手将我揽在怀中,我的泪水在眼中打转儿,我们静静地待着,不想分开。回到家中,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时光,突然一个电话打来,打破了片刻的宁静。我的心“咯噔”一下,心里好慌,我的手心不停地出汗。传来的消息是:她快不行了,让我们赶快去看她最后一面,去晚了就再也见不到她了。我的手在颤抖,不知所措。路途那么遥远,熬煎着我的心。快到门口时,我觉得腿发软,眼前好黑,但我只顾冲下去,喊着她,求她等我,不要走,一进院中,我大喊着我来了,进入家中,我看见她的脸惨白,病痛折磨着她使她的嘴唇发紫,她的身上已穿上了装老衣。我趴在她的身上,握着她的手,生怕她的手会冷掉,我叫着她,隐约听到她嘱咐我要好好活着,好好学习。我的心被深深地触动着,早已控制不住的泪水涌了出来,我不要她离开。

  病魔折磨了她一个晚上,还好她没有离开我。但在那一年中她经历了许多,度过了好几次鬼门关。这时我真正感受到了“死”的含义,那么沉重,那么让人痛心,这种痛让我无法喘息。面对这个我离不开的人——我的姥姥,我至亲至爱的人,一手将我拉扯大的人,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,面对着死亡我却无能为力,在“死”的面前,我显得那么的软弱。

  今年,她的身体有所好转,今年的春节我的身边还有她。我站在窗前,望着外边,我的心里有一缕阳光射了进来,暖暖的,脑海中浮现出和她在一起的画面,我笑了,此刻觉得我的世界春暖花开。

  春暖花开,这是我的世界,生命如水,有时平静也有时澎湃,穿过阴霾,阳光洒满你的窗台,其实幸福一直与我们同在,我的世界春暖花开。

  雪中的父爱

  400班 邹安琪

怀来县沙城中学---学生优秀文章(品鉴)

  雪,静悄悄地下着。不知何时,它已然随着城市的灯火辉煌,行人的匆匆忙忙,车辆的川流不息来到了我们身边。喜爱雪的我,缓缓伸出双手,去感受轻盈的雪花那一丝微凉与美好。可它却轻轻地融在我的掌心,不留一丝印记地消失了,只留给我无尽的幻想。我静静地站着,霎时一片雪花落于我的眉间,化了,变成水落下。我伸出双手擦,忽然记忆中闪现出了熟悉的身影。

  记得那年冬天,天很冷,雪也迫不及待地来到人间。冬季,一个让人贪睡、爱温暖的季节,可我却不得不穿上厚厚的衣服,把自己裹得像一个雪球一样,踏上了去教室的路。我迈着艰难的步伐一步一步向前行走,抬着沉重的双腿向前行走,感受着冬天刺骨的寒风。不知向后退了几步,亦不知又怎样前行。我在雪中留下了深深的脚印,并且每一个都离的那样远,似乎每一步都是下了很大决心才下脚的。终于,一步一步的,我到了。

  刚到门外,我隐约听到身后有咯吱咯吱的声音,脚步很快,很轻盈。我猛一回头,一个身影映入眼帘——我的父亲。他穿着一身黑装,在茫茫白雪中那样显眼,更奇怪的是,和我这个“大肉球”相比,他显得如此消瘦,只穿了一个棉衣而已,任何保暖措施都没有。他匆忙走来,不像我的步伐蹒跚,而是很轻松。父亲递给我一个保温杯,说:“你忘拿了,好好学。”说完便扭头走了。我看着逐渐远离我的背影,比以前弯了,也比以前低了。忽然,我看到了茫茫白雪中那一个又一个脚印,那些脚印是那样密集,一个紧挨着一个。我知道那密集的脚印,是他快步走的画面,如此心急又如此慈祥,一点儿也不像在经受寒风刺骨的考验。父亲像一个勇士一样快步上前。望着那些脚印,我流泪了。生活中,他从不说什么暖心的话,也算得上个莽夫,可那些脚印,足以让我温暖。

  雪天密集的脚印,是父亲对我深深的爱,而雪与白发的融合,却让我心生忧伤。

  雪日,是游戏的时节。堆雪人,打雪仗,滑雪橇都让我欢心。一个午后,我拉着父亲陪我打雪仗,我们玩得很开心,父亲脸上也露出了很久没有露出的微笑。我知道他压力大,身为家里的顶梁柱,他不得不坚强,不得不奋斗。玩着玩着,一不留神,我扔的雪从他发间滑过,弄的父亲发上好多细碎的雪片。我像个顽皮的孩子,吐着舌头跑过去,给父亲拍头发上残留的雪,我笑他也笑,像个孩子似的接受着我的“抚摸”。可有一处我拍了很久也不见它落下,我又疑惑地看着那“万黑从中一点白”用力拍,它就是那么顽强坚守着自己的阵地。我又踮起脚,仔细地盯了好一会儿并且用手轻轻揪了一下,突然父亲大叫一声。我这才发现,那是他两鬓的白发。那一刻,我的眼睛模糊了,如同雪片融在我脸颊,不经意间就流了下来。我强装镇定,笑了笑便赶快扭头。

  回到家,我呆坐着,想想在青春这条路上,终有父亲忙碌的身影。他两鬓的白发早就出现,而我在一天天长大的路上却从未发现。我不敢想那如雪的白发,更不敢想如若有一天他变得满头白发该如何是好……

  感谢雪,感谢它那纯白,让我感受到父爱那一步一个脚印的情深与关切;感谢雪,感谢它那纯白,让我体会到父爱那两鬓白发间的艰辛与苦楚;感谢雪,感谢它那纯白让我意识到父爱就在身边。

  我爱雪,我更爱雪中的父亲,那样温暖,那样深沉。

  雪中的父爱,我已深深感受到。

  时光终不及回忆长

  429班 李睿睿

怀来县沙城中学---学生优秀文章(品鉴)

  想起你的时候,我小小的寂寞里,便有了炉火与炊烟。

  ——题记

  十岁•明媚

  “晚风轻拂澎湖湾,白浪逐沙滩。没有椰林坠斜阳,只是一片海蓝蓝……”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家收音机里播放的音乐,以至于多年后的现在,听到这个熟悉的旋律,我就会想起你的样子。

  那年月,模糊,像是老旧的照片泛着黄。你油墨发亮的头发上扎着浅粉的蝴蝶结,身着白色连衣裙,怀里紧紧抱着一个大娃娃,生怕被别人抢走似的,站在一辆装载家具的卡车后面,眼神中透露出的全是胆怯陌生。我望着你笑了笑,你紧抿着的嘴唇也终于弯成一个向上的弧度,脸上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。

  这便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。你永远也不会知道,那一幕已经成了我心底最美的风景。

  由于是邻居的关系,我们很快就熟悉起来。我长你两天,你总是喊我“姐”,搞得我总以为比你大很多似的。那时候,街道上还没有这么多的楼房,我们经常在路上丢沙包,踩影子,笑声像个孩子一样在路上“跑”得歪歪扭扭。

  我们也会在黄昏时候,坐在路边,看着远处漫着昏黄疲倦的光的公共汽车载着同样疲倦的人们回家。

  那时云淡风轻,天空清澈,连汗水都是透明的。欢声笑语以及一路上的风景,明媚的十岁定格在我的心底。

  十四岁•懵懂

  你还记不记得,那年我们一起做的傻事?中午太阳正烈,我们一人端一盆凉水捉弄午睡的大黑狗,“哗!哗!”两盆凉水泼下去,吓得它半死,“汪汪汪”叫了好一阵,被扰清梦的大人们当然要惩罚它,我们躲在一旁,幸灾乐祸。

  当然,在懵懂的年纪,我们也会装淑女。听一些忧伤的歌,看一些忧伤的文字,婉转着自己的小心思。在充满心事的年龄,我们是彼此的“回收站”,回收着不可对第三个人说的秘密。

  我们一起熬夜等流星,一起在葡萄成熟之时摘“水晶球”,一起在冬日雪花纷飞之时堆雪人,一起尝过曾经认为是香甜的花瓣……

  那时,我爱谈天你爱笑,我迷恋这平凡里的美妙,也期待过陪你一直傻笑下去,这样的日子多好,真心的笑,不用担心明天怎样。

  十六岁•成长

  人生像蝴蝶,华丽的聚,盲目的散,聚散却两依依。

  因为你爹妈工作调动,你自然要跟着转学,分别,在所难免。

  仍然清楚地记得,那天午后,你穿着纯白的裙子,我们像小时候一样光着脚在废弃的铁轨上走着,多么希望我们能像这两条平行线一样永远相伴,但是……与别人的离别似乎不同,我们像说好了一样,谁也不提离别这样事。相反,我们一直加快过去,畅谈未来。

  十六岁的你说:我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,我们都无法拒绝沿着这条路到达自己那个唯一的远方。

  我微笑,不语。

  十四岁的你说:闺蜜一辈子只有一个,所以对于我来说,你是唯一的,我们永远不要分开,好不好?

  我点头,不语。

  十岁的你说:姐,我们班有人欺负我,快去揍他!

  其实,我很清楚,你只是想让别人知道,我是你姐姐,仅仅大你两天的姐姐。

  距离你离开已经有372天了,可有时候我还会听到你在背后喊我“姐”,也许,我已经把你当作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了吧。

  一个人的时候,我会走在我们一起走过的路上,坐在我们一起坐过的地方,看着身处在不同地方的我们拥有的同一片天空。满满的都是回忆,天没有变,云没有变,变了的只是主人公。

  终于有一天,在收到你寄来的各种风景明信片后,看到了你熟悉的面孔。你站在一片葵花田前,依旧是纯白的褶裙,浅浅的笑容,格格不入却又如此和谐。

  十六岁的你说:人在路上,看过的风景,遇见过的花,黄昏里的背影,都在不断地朝前走中,成长。分别,不意味着忘记;来来回回的回忆,不意味放不下,这些都是因为我们没有长大,不够坚强。姐,你会明白的,对不对?

  这一次,我点头,微笑,目光朝着属于自己的远方,坚定而自信。

  此岸彼岸,流年匆匆。纵是一场盛宴,终有席散之时。有谁踏水而歌,留一支音符让人怀念?有谁落落而行,任花香飘满肩头?一路的风景换作一段缘分,浅唱低吟。告别时,我们不诉忧伤,只言:别后,请珍重。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岁月再长,也终不及六年的回忆。

  锅炉工

  400班 薛刚

怀来县沙城中学---学生优秀文章(品鉴)

    五更,一声鸡鸣打破了夜的寂静。西方的天空中还悬着一轮明月,东方的地平线上已稍有些泛红。

  黑暗中,一团黑影在移动着,只听见“吭唦”“吭唦“几声响,随后又恢复了宁静。

  过了一会儿,伴随着洒落在黑色的土地上的月光,锅炉上方升起了一团团白雾。人们都说,高中三年的生活是艰苦的,这话不假。一天忙碌的学习弄得同学们精疲力尽,谁没有忘记以前下课后的嘻闹呢?对于一个理科学生的我来说,每天都是焦头烂额的,仿佛总是埋头在题海中,不知什么时候就下了课。

  “嘿,走,打水。”那一抹微笑堆在他脸上,仿佛天塌下来都与他无关。

  “哦。”我抓起手边的大衣,套在身上,跟着他走了出去。冬天的夜晚,格外黑。惨淡的灯光下,一群人挤在仅有的几个水龙头前唧唧喳喳说个不停。不用听,也知道他们说什么,无非是“好冷”“快点”之类的话。倒是那扇开着的门,让我有些奇怪。

  我往人群里望了望,希望能找到个熟人,但结果却令我大失所望。我搓了搓手,壶早已被我搁在了一边。回头看了一眼,才发现他已经不见了。我环顾四周,也没有发现他,这才想起了那扇门。

  一进去,便感到了温暖。可这里面黑黑的,看不清楚有什么,煤炭燃烧放出的气体让人胃里蠕动。盯着前方那一点微弱的亮光,我就像所有嗜光爱热的昆虫一样,来到了光源旁。

  “喂,你竟然跑到这里边来了。”我说。

  “嘿嘿,外边人太多了嘛。”他仍是一脸微笑。

  “哦,啊——大——大叔,也让我打壶水呗!”我朝着锅炉旁边的那座“雕塑”说道。他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一下头。

 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,煤脸,胡子拉碴,两道浓眉,眼窝深陷了进去,颧骨高高地突了出来,样子十分狰狞恐怖。身上的衣服黑得发亮,如同躺在他脚边的煤块一样。他拄着一把铁锹,立在那里,后来转过身去,熟练地添了几锹煤块。随着那煤块迸溅出的几点火星,在黑暗中闪出耀眼的光芒,只一瞬,就幻化成了灰烬。

  我把壶递给了他,环顾四周,才发现这锅炉里竟有住人的地方。两块木板将这墙角围了起来,那围在里头的分明是一张床,上面厚厚的一层灰土,仿佛人一坐,就要陷入似的。“这要怎么睡人呢?”我心里想。

  “日子不好过啊。”那烧水人明显看出了我的心思,便张口说话了,“小伙子,我年轻的时候不努力,到如今只能靠这身蛮力过活了。吃饭睡觉都得在这儿,唉~”他叹了口气,继而又笑了。

  我又朝那间“小屋”看了一眼,在角落里蜷缩着的那口锅睁开眼睛惊奇地看着我,似乎是想说:“这里怎么会有其他人?”这会儿功夫,他已将水打好了,便把壶递还给我。

  “谢谢大叔,我们走了,再见。”

  “小伙子,一定要好好学习啊,要成为自由强大的水蒸气哦。”他眼睛里有些火焰在闪动。

  “嗯。”我点了一下头,转身走出了锅炉房。

  在那数以千万计的水滴中,又有多少能吸足热量变成水蒸气呢?果真还是留在锅炉里,等着被人拎去了的好?

  黑色的天空,又一团白雾升起。呼啸的北风也只能吹散他身上的暖和气了吧。

  

责任编辑:梦飞

0

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,欢迎投稿。投稿邮箱:shacheng@ppthinking.com

怀来县是中国战斗英雄董存瑞烈士的故乡,中国葡萄之乡和中国葡萄酒之乡,中国林果百强县,是河北省环首都绿色经济圈14个县(市)之一,“京北生态新区”的核心区。《沙城人网站》是服务本地人的一个综合服务信息网,是怀来人就应该关注我们^*^(微信号:shacheng_ren)

微信 微博
微信      微博
短裙

Copyright 沙城人 2016,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802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